挚爱,俊。

NumberW:

我们穿过柯士甸道的闹市鱼蛋档,跨越一百二十年的世界阶梯,与百德新街的爱侣擦肩,寻闻名隐市的日式拉面,日落前奔赴海边看潮涨潮退。大片的火烧云映得你目光温暖。海风把你发梢熏得弯弯。这个夏天,我想与你一起做的事情还有很多,下一个明天,我依旧,像对你一样满怀热忱。

那么天涯:

酿青稞酒。那年,很认真地跟拍了一次伪民俗,了解了不少酿酒知识,买了5斤,很快喝光。喝的时候,感觉酒就像自己酿的一样。香格里拉。2012.

Comme un Poète:

Bronica sq-ai + Fuji 160NS 120.

鄂温克族最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部落,从满归跟着他们的老酋长搬到了莫尔道嘎。这一趟来有很多的失望,对人,对这地方。但驯鹿是一样的,只有他们没有变。

屹青:

拍完Loop的夜景,搭乘Blue Line回到UIC-Halsted站後,看到這個蠻溫馨的場景。


攝於芝加哥,二零一三年八月初


Hasselblad 503CX

Carl Zeiss Planar T* CF 80mm 2.8f

Kodak Portra400